分节阅读_21

  「我按了很久。。」看清楚弟弟身上的军服,凌卫骤然停止发出声音。

  不可思议。

  原本放荡不羁的弟弟,在穿上征世军校的特质军服后,竟然也有英气逼人的一面。威严的气势,和爸爸也有几分酷似。

  直以为,凌卫都觉得两个弟弟中,凌谦比较像蚂妈,脸庞接近中性。而小弟弟凌涵。才最像爸爸。

  可是,身材比例一流的凌谦在军服衬托下,显得令人不敢小视了。

  「进来。」凌谦很满意哥哥看见自己后的惊讶,内心带着窃喜。而上却不动声色,让哥哥进来后。开门见出地说, 「哥哥肯多来,说明已经考虑好了。那么,现在就开始吧。」

  轻松自若的语气,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凌卫。又蓦然阵心寒。

  凌谦冷冷睨视着身体僵硬的哥哥, 「怎么』不会还在犹豫不觉吧?」发亮的眼眸扫视对方,语气稍微温和了点。「我和你说明最后一次,听好了。留在房间的话,等于哥哥同意我们之间的协定开始正式履行,从这刻起,在性爱方面,哥哥要把我当成直属上级军官一样,随时听从命令,明白吗?」

  穿着醒目的军装。十八岁少年说出来的话。带着种崭新的让人无法忽视的沉稳力量。修长四肢凸显出苗条结实的身材,抛开男女的性别而论,本身就存在惊心动魄的魅力。

  被那双属于未来指挥官的灼灼黑眼睛紧盯着,凌卫实在无法再把对方看成印象中的毛头小子。

  可能真的和血统有关吧,年少就显露出来的威势,只有真正的凌家人可以拥有。

  「明白。」凌卫心情复杂地回答。

  「很好。」凌谦给他一个奖励性的微笑, 「把箱子放在地上,打开。」

  每个简单的命令。都暗示着凌卫,他已经被弟弟视为发泄欲望的物件。协定已经开始履行。没有回头的余地。身为兄长的男子,不得不遵从幼弟的命令,亲自把装满性玩具的箱子打开。

  房问奢牛的多角度灯饰让箱中的一切暴露无疑,各种尺寸的按摩棒。以厦被凌谦精挑细造出来各用的性调教工具,在视野中令人畏惧地出现。

  凌谦从后而靠近打开箱子的兄长,笔挺服帖的白色军服,轻轻摩擦凌卫身上镇地军校的深蓝色军服。

  「哥哥,挑一个吧。」微腻的低语,却流露着冷冽的命令内核, 「刚开始的话,就从最简单的按摩棒开始吧。哥哥的屁股喜欢多粗的按摩棒呢?看在哥哥的后面还是处子的份上,第一次就让哥哥自己挑吧。以后可没有这样自由的机会哦。」

  威胁的话语。从穿着帅气军服的指挥系高材生嘴里点也不羞愧地流淌出来。

  微妙的语气,仿佛有奇怿的指腹在凌卫的心脏上,略带痛楚地强硬摩挲。他僵硬地动了动脖子,似乎打算摇头。可义受制于必须遵从的协定。

  迟疑着,收敛的眉心凝结成被逼迫的性感。

  凌谦邪笑起来,伸手在箱子里而捞起个中等尺寸的大理石质按摩棒, 「这个吧,没有振动装置,比较容易接受,这样第一敞被插的哥哥也好受一点。」

  淫靡残忍的,把按摩棒在凌卫眼下悠然晃动。

  凌卫保持着冷硬的表情,触及陌生冰冷的刑具一样的东西,却立即把眼光别开了,潜意识地开口寻找话题,「今晚之后,你答应我的事情,都要做到,你也许还不知道。凌涵他参加了类似 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「你知道?他参加的是…」

  「有什么奇怪的?」这个时候提起自己的孪生弟弟,凌谦的脸色很不好, 「二十天的封闭考试而已,哼,不安好心的小混蛋,仗着自己成绩比我好那么点点,就递出特殊申请。无耻地和我进行不公平竞争,这种疯狂的事情还不是为了。。。 」说到一半。忽然毫无预兆地紧闭嘴巴。

  「为了什么?」

  凌卫不知道。他自己的追问让凌谦内心变得异常妒忌。

  弟弟看向哥哥的眼神。也逐渐不如开始那样冷静。

  「当然是为了早点离开军校啊。」凌谦换了一种敷衍的口气, 「不然,哥哥以为是为了什么呢?」

  本来只是身体贴着身体。隔着军服的布料摩擦,现在,却只手环过凌卫的腰,另只手将刚才挑选好的按摩棒塞到凌卫手里。

  「站着,不许动。 」下达了限制行动的指令后。凌谦双手娴熟地解丌哥哥的皮带和裤头,

  「把脚抬起一下。」

  烫贴得没有一丝褶皱的长军裤,和洁净的内裤一起被剥下来,扔在地上。

  凌谦低笑, 「哥哥真漂亮。上面是整齐的军装,下面却光溜溜的。恩,还可以再性感一点。」蹲下,为凌卫把包裹小腿的长袜和军靴整理好。

  「不 住手 」警告了自己上下次不能再次破坏协定的兄长,终丁还是忍受不住的发出微弱抗议。

  「这样很好看啊。」凌谦站起来,微笑着亲吻他的脸颊。

  美极了。

  上装和军靴之间,哥哥青涩的下肢完全赤裸。臀部的侧线和大腿的曲线流畅优美,并得很紧的双腿之间,黑色的毛发卷曲,中间匍匐着等待被少年指尖爱抚的器官。

  被弄成淫靡装扮的哥哥手上,还尴尬的握着闪烁大理石光泽的按摩棒。

  凌谦握着凌卫的手,缓缓抬到两人之间,视线最方便接触的高度, 「哥哥现在握着的这个东西,知道是什么吗?」

  兄长端正英俊的脸,立即被羞辱到发红了。

  想把脸转到边,下巴却被轻轻拧住。微笑的力道。蕴含了长官样不容违抗的威严。

  「看着我的眼睛,好好回答问题。」少年别有居心的淡淡微笑,邪恶得可怕,用温莱又霸道的声音问。「军校生凌卫,向长官回报,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?

  「是…」凌卫的沽白牙齿,狠狠咬在下唇上。

  并非不知道物品的名字,但是要亲口说出来,实在太下流了。

  「是什么?」问话声开始高亢,连盯在脸上的视线也严厉起来了。

  让人头皮发麻的压迫感,却营造出酥麻身体的反应,凌卫察觉到隐约的像暗流一样的服从欲望。

  这种认知,只能造成更深刻的羞愧感。

  「是一根按摩棒。」

  被比自己小三岁的弟弟这样淫靡的逼供,羞愤难堪之中,不知为何掺入了暖昧到可怕的刺檄。

  还未被正式侵犯前,凌卫已经可悲的陷入无法逃脱的精神禁锢中。

  「回答正确。」凌谦狭长官般的成严,用按摩棒调戏一本正经的哥哥。冰冷的大理石,轻轻的,反覆碰撞似的。刺激软绵绵的温驯器官的顶部。

  凌卫像被冰冻似的战栗起来。

分节阅读_20 回目录 分节阅读_22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